管子的歷史

管子古稱「篳篥」,源於波斯,漢代傳入,唐朝相當流行,宋代亦自成一部,
現在我國民間仍相當流行。



  管子古時稱「篳篥」,又稱「悲栗」或「笳管」,簧管樂器。起源於古代波斯(今伊朗),於漢代西域龜Z國(新疆庫車)傳入。

  東晉武帝太元七年(382),呂光征服龜Z後,帶回龜Z樂伎和樂器,其中就有管。在濎鄧縣南北朝彩色畫像磚墓中的鼓吹樂隊圖上,也有吹奏管子的人像。

  管最初傳入時,寫作「必栗」,後來寫作「悲篥」,隋唐之時寫成「篳篥」,唐代中期,文人好古,還寫成「觱篥」。這些名稱都出於龜Z語源的音譯。篳篥在古代,是西域各民族通用的樂器,但因龜Z以音樂著稱,因而也就以龜Z為代表了,在唐代的許多古籍中,都有篳篥源於龜Z之說。如《明皇染錄》記載:「觱篥本龜Z國樂,亦曰悲栗」。

  篳篥傳入中原以後,南北朝時管子已不止一種,其中有大篳篥、小篳篥、桃皮篳篥、柳皮篳篥和雙篳篥等。至隋唐則大盛,成為隋唐燕樂及唐教坊音樂的主要樂器,不管是達官貴人還是平常百姓都愛吹,唐代篳篥高手雲集,其中最受人稱頌的是薛陽陶,他在12歲時便名譽四方,而尉遲青將軍與王麻奴竟奏篳篥則是篳篥史上的一段佳話。在唐代許多篳篥的詩歌中,以李頎的《聽安万善吹觱篥歌》為最佳。

  篳篥於唐代傳入日本,使用的篳篥譜亦是唐代的十字譜。在古都奈良東大寺的正倉院中,珍藏有唐代的制品,篳篥至今仍在日本流傳使用,是雅樂的主要旋律樂器。

  篳篥在宋代的教坊大樂中自成一部,經常用於獨奏,陳暘《樂書》載:「觱篥,一名悲篥,一名笳管,羌湖龜Z之樂也。以竹為管,以蘆為首,狀類胡笳而九竅,所法者角音而已。「由於它在樂隊中常作為領奏樂器,故又有「頭管」之稱。當時它的表現力已達到相當的高度。」

  元代沿用宋之「頭管」名稱,但形制稍有變化,如《元史·禮樂志。雲:“燕樂之器,頭管制,以竹爲管,卷蘆葉爲首,七竅。”

  明代,出現了用烏木製作的頭管,在《明會典·大樂制度》中有以下記載:“頭管,以木爲之,長六寸八分,九孔,前七後二,兩末以牙管束,以蘆爲哨。”

  到了清代,管已成爲我國北方人民喜愛的常用樂器,廣泛流行在民間,形制也發展爲今天八孔的管,現在民間通稱爲管或管子。

聽安萬善吹觱篥歌

李頎詩:《聽安萬善吹觱篥歌》  


         南山截竹爲篳篥,此樂本自龜茲出。

流傳漢地曲轉奇,涼州胡人爲我吹。

傍鄰聞者多歎息,遠客思鄉皆淚垂。

世人解聽不解賞,長飆風中自來往。

枯桑老柏寒颼飀,九雛鳴鳳亂啾啾。

龍吟虎嘯一時發,萬籟百泉相與秋。

忽然更作漁陽摻,黃雲蕭條白日暗。

變調如聞楊柳春,上林繁花照眼新。

歲夜高堂列明燭,美酒一杯聲一曲。

管子的結構

管子與簫相似,竹制或木制,
由管哨、侵子和管身三部分組成,開八孔。


  管子由管哨、侵子和管身三部分組成。

  管身是用長莖竹或硬質木料製成的圓柱形管狀體,基本上與簫相同,開八孔,前七後一,兩端箍金屬圈。上面開有音孔,上端安有侵子和管哨。

  侵子是用薄銅片製成的錐形短筒,它插入管身上端,爲安裝管哨而用。管口插有蘆葦制的雙簧管哨。

  管哨有大小之分,小管哨用蘆葦製作,沒有侵子,直接插入管身上端,發音較高;大管哨用蘆竹製作,插入侵子堙A也有外裹一層軟木,直接插入管身上端,發音較低。經改革亦有裝音鍵者。音色清脆,甜潤,多用於獨奏,合奏中領奏,也可伴奏。

  當今在民間流傳的管子,北方管身木制,流行面廣。南方的廣東音樂和福州十番樂隊中使用竹制管子。這兩種管子的音色有很大差異,木質管子發音高亢堅實。竹質管子發音低沈渾厚。在東北和華北地區流行著一種雙管,即把兩支音高相同的同調管子並列含於口中吹奏。 

  管子的傳統演奏技巧極爲豐富,一般經常運用的就有顫音、滑音、墊音、溜音、吐音和花舌音,此外,還有特殊的打音、跨五音、涮音和齒音等。除手指的技巧外,還有口內的技巧,哨子含在嘴堛熔`淺,也決定著發音的高低,含得越深音越高,淺則音越低。吹奏時,利用口形的變化,還可以類比人聲、簫聲和動物聲等。演奏雙管時,音量增大,吹奏技巧也較單管難。